aoysk人氣連載小說 大隋國師笔趣-第七百七十三章 霞衣披山脊,斑駁舊痕跡讀書-k9i5h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晚风徐徐吹过泾河两岸,厮杀混乱的声响渐渐变得安静,似乎感受到了黑煞星法相的消散,犬牙交错的锋线上,混战的仙兵元魂停下手来,对敌的兵俑也收手,侧过脸望去那边,青铜车架。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上面,头戴冕冠垂悬珠帘的蛤蟆,歪斜靠着凳子,蛙蹼撑着脑侧,响起阵阵轻微的鼾声。
车架外,陆良生拍下麟兽探来的口鼻,目光随后看去吕布,以及后面骑马上前的项羽、李广,托起双袖,朝他们拱手谢去一礼。
“此间事,陆良生多谢三位相助。”
“国师客气。”
三个阴神,也非当初所处的朝代那身脾气,成为阴鬼游荡幽冥、人间两界多年,性子也改了许多,如今魂归神位,不用轮回,保留神识知晓自我,这般恩惠,不仅三人,其余阴神也都感激不尽。
末世 之 深淵 召喚 師
“往后,国师但有差遣,只管敕令传于我们!”
“若还有劳烦之处,陆良生定请诸位帮忙!”
如今东面、北面星宿下凡一事已除,陆良生比之前多了许多笑容,双手虚抬,搀扶拱手躬身的三位阴神起来,如今摆在面前的,还有收降,罢手不再战的一众天兵天将,便请了三神与他一起过去。
彤红的天空之下,地面染成了赤红,地皮都被硬生生刮去了一层,全是深浅不一的人的、兵俑的脚印,尚有三万有余的兵将延绵四处,身上泛着淡淡的金光,警惕的望着走来的老人。
带着血腥的晚风拂过口鼻,带来浓郁的血腥气味,陆良生扫过一张张满是污垢、血垢的脸庞,白须在风里微抖间,缓缓抬起手,躬身拜下。
“国师?”
项羽、吕布、李广面露疑惑,上前探手唤了一声,就连周围的一众仙兵仙将,看着拱手躬身下去的老人都露出不解。
迪亚波罗的世界
“在下陆良生,想必你们在天上,或者下界后,或多或少都有听过。”
那边,陆良生直起身,拱起的手还未垂下,朝着周围拱了一圈,法力携裹着话语传的更远一些。
“我非嗜杀之人,刚才那一拜,只求诸位放过你们附身之人,如今东面青龙星君、巨灵神等众仙已返回天宫,大计已破,再难以成事,既然事已至此,还请诸位熄去干戈之火,让你们附着之人能留下一条性命。”
周围,本就没了领头的星宿,一众仙兵也不知如何是好,眼下听到这番话,多少有些意动,不少身影互相看了看,有人喊出声音。
“那国师不为难我等?”
“你们只是听命行事,本国师不为难。”陆良生点点头,擒贼先擒王,如今为首的星宿法相已散去,还留在此间的仙兵,根本没必要再打下去了,伤及的最后还是这些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身躯原本的主人。
那边,之前开口说话的那身影沉默了一阵,看着陆良生眼睛不似作伪,将手中兵器一丢,淡淡金光飘出体表,飞去了天云。
见到这一幕,周围一件件兵器呯呯的丢去地上,不少人拱起手朝那边的老人行去一礼,升起金色人影飞去晚霞,宛如一道道流星,从大地升起直冲天际。
而地面失去依托的身体,成片成片倒了下来,吓得躲在附近草丛的四个书生还以为那边的陆国师施展了什么法术,缩头缩脑不敢出来,直到被飘来的李广拧住衣领提到外面,这才挤出笑容,挪着步子凑去陆良生身前,几年后再见,四人还有些拘谨,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拱了拱手。
“国师……咱们又见面了……呵呵……”
“陆国师!”李广靠近过来,将这四人的事一一讲出,虽然没捞到大功劳,但他为人也不屑去做抢夺他人功绩之事,“若非这四位引了敌人后阵投降,此战恐怕赢得并没有那般轻松。”
听完讲述,陆良生重新端详这四人,论熟悉,他比谁都熟悉,西方世界几年,想不到还能看到他四人能做出这般功绩。
“此事过后,本国师上奏陛下,让你四人心想之事如愿!”
鑽石 王牌 之
四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兴奋的原地走来走去,相互拉着手,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想不到我兄弟四人,还能有今日!”“是啊是啊。”
“终于可以一展才华了!”
“国师还在面前,成何体统!回去后,才高兴不迟!”
说着,这才反应过来,四个书生连忙整了整仪表,托起宽袖恭恭敬敬的朝陆良生,齐齐躬身行了一礼。
“眼下这边事了,不知西面、南面如何?国师,不妨让我们也一起过去!”吕布持戟走来,颇为怀念的抚去面前的赤兔,不然等会儿说不定又要跑去给红脸汉子当坐骑了。
就在这时,天空一道黑气飞来,陆良生抬手摊掌,那黑气散尽,落在他手心的,是一片布帛,上面文字乃是小篆所写。
一笑醉今朝 醉今朝
看完上面内容,那布帛也跟着化去,陆良生笑着朝那边的吕布笑道:“温侯,怕是要失望了,西面李轨已被武安王白起所灭,南面的战事也已结束。”
言罢,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压着的石头,也终于落地,感到踏实些许了,只是之前听闻的三太子,倒是让陆良生感到困惑,至始至终都未见到他何处,莫非并没有跟这些星宿一路,而是藏起来等待最好的时机?
不好!
陛下!
陆良生放松的心绪,陡然绷紧,招来麟兽翻身上去,直接冲去长安,一路电光火石的狂奔,看到远方城墙,丝毫不在意紧闭的城门,身下的麟兽心有灵犀般,一跃而起,唰的一下跳上城头,惊的一个站在墙垛后的士兵直接仰倒下去。
夹杂电光的蹄子落去地砖一瞬,麟兽洒开蹄子朝着皇气的方向展开狂奔,不久,见到城楼下,被百官簇拥的杨广时,坐在麟兽背上的陆良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边,看到须髯、鬃毛在空气缓缓舞动的威严麟兽,守卫的士兵、百官不敢乱动分毫,直勾勾的盯着传说中的瑞兽,早年间,朝中百官不少人听过国师有头麒麟瑞兽,但从未见过,眼下得见,竟吓得不敢动弹了。
杨广倒是见过几次,但不管看过多少次,仍旧感到新奇、敬畏,见陆良生回来,急匆匆迎上去,先一步拱起手来。
“国师,外面如何了?”
“下界众星宿已击退。”
仙剑续天劫
亲耳听到这番话,杨广愣了愣,嘴角微微抽搐的勾了几下,想时要笑,最终还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身形摇晃,跌跌撞撞的向后撞去侍卫怀里,撑着对手手臂稳下身子,笑声里朝陆良生连连摇了几下手,“国师辛苦了,朕……朕先回宫了。”
让侍卫搀扶,皇帝急急忙忙走下城墙,上了马车离开,一旁,有官员过来,小声道:“国师,陛下从凌晨一直守到现在……”
陆良生抿了抿嘴唇,望着下方匆匆离去的马车,知道皇帝这般离开时为了什么。
天光落下最后一抹余晖。
皇城。
杨广回到宫里,下了车辇,一把推开过来搀扶的宦官,脚步飞快的跑去一座大殿,来到神龛前,嘭的跪去蒲团,朝着供桌上方供着的一尊灵位,重重磕下响头,说起了外面胜利的消息,一面笑着一面比划,笑了一阵,最后,原本笑着的嘴唇,低低的发出了哭声,嘶哑难听。
“父皇,大隋保住了…….”
殿外的天色渐渐暗下,男人低哑难听的哭声飘去外面,西面的天色尚未完全黑下,尚有夕阳余晖洒在延绵的山麓。
一座像人五指的山峰前,一个孤零零的小人儿,哼着曲儿声,手里甩着狗尾巴草,一蹦一跳去往了山腰。
笑嘻嘻的朝前方,喊了声:“猴头,本太子来看你了。”
声音回荡周围群山,惊起一片飞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